辯證唯物主義在指導實踐中創新發展

發布時間:2019-08-12 12:02:28  |  來源:人民日報  |  作者:馮鵬志  |  責任編輯:申罡

內容提要:辯證唯物主義的重要任務在于闡明人類社會存在的歷史形態及其發展規律,以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為人類文明發展提供富有前導性的哲學理念和時代精神。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辯證唯物主義研究在實踐觀、唯物論、辯證法、認識論等方面的創新發展,彰顯出立足實踐、指導實踐的鮮明特征。


辯證唯物主義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新中國成立70年來,辯證唯物主義不僅以鮮明的實踐性、開放性、前導性深刻影響著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偉大實踐,而且以實踐觀、唯物論、辯證法、認識論等方面的創新發展,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和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發展提供哲學引領。


實踐觀的新突破


實踐的觀點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核心觀點,也是辯證唯物主義的理論基石。從哲學史的發展來看,正是由于提出了科學的實踐觀,馬克思、恩格斯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科學地解決了人與世界的關系問題,使唯物主義跨越自然界領域深入社會歷史領域,實現了人類自我意識發展的重大躍升,從而推動實踐精神成為照耀社會發展和人類解放歷程的重要精神力量。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面對我國社會日新月異的變化,我國哲學界突破將實踐問題與認識問題相對應的傳統認識論框架,以高度的自覺性和創造力展開對實踐問題的研究,深入闡發實踐的性質和實踐觀點的核心地位,嘗試以新的實踐觀來理解和闡釋馬克思主義哲學。在這一過程中,中國哲學界對辯證唯物主義實踐觀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新突破。比如,認為實踐不僅是人的生存的本體,而且是現存世界的本體。又如,從實踐的角度看待人與世界、精神與物質、主體與客體的關系,既是馬克思對舊唯物主義的根本性變革,也成為辯證唯物主義的本質特征和基礎性建構原則;等等。


這些新突破,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提供了重要理論支撐和哲學引導。其中,對真理標準、改革實踐、創新實踐、交往實踐、治理實踐等問題的研究,為我們黨治國理政提供了重要學理支撐。此外,對虛擬實踐和人工智能等問題的哲學研究和人文解讀,為研究和闡釋信息化社會面臨的一系列問題提供了哲學啟示。


唯物論的新視野


新中國成立以來,在反思蘇聯教科書哲學的基礎上,經過長期努力,我國哲學工作者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一文中,馬克思既深刻揭示了舊唯物主義的主要缺點,即“對對象、現實、感性,只是從客體的或者直觀的形式去理解”;又深刻闡明了馬克思主義的新唯物主義的根本變革,即從“感性的人的活動”,從實踐和主體方面來理解對象、現實、感性。改革開放以來,思想解放推動我國哲學界意識到,要想實現對舊唯物論的根本超越,就必須在堅持世界物質統一性原理的前提下,從實踐的觀點看唯物論。


由此,我國哲學界開始在全新的實踐觀點基礎上研究和闡釋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并用以認識和把握人與世界、精神與物質、主體與客體的關系,不斷開辟唯物論研究的新視野。例如,揭示出包括自然界和人類社會在內的整個世界,其真正的統一性都在于世界的物質性;物質的概念應建立在實踐觀點基礎之上,物質的根本屬性在其獨立于意識的客觀實在性,對這一根本屬性不能只是從感性直觀層面去理解,而應從實踐及其在不同時空尺度上的矛盾關系中去理解和把握;等等。這些研究不僅概括了自然界物質的根本屬性,而且明確了人類社會活動的根本屬性,實現了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在自然領域和社會歷史領域的貫通。


唯物論研究新視野的拓展,一方面讓馬克思主義哲學能夠有效應對量子力學、信息論等新興科技成果對認識理解世界本原所帶來的新挑戰。另一方面在社會歷史領域講清了這樣一個重要問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要堅持實事求是原則,從基本國情出發;又要充分重視和調動人的主觀能動性,不斷激發廣大人民群眾投身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在這一過程中,既不能片面強調物質因素的作用,也不能片面強調精神因素的作用,而要推動物質因素和精神因素相互促進、良性互動。正因如此,我們創造出舉世矚目的發展奇跡,中華民族在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征程上不斷邁出新的步伐。


辯證法的新發展


按照馬克思的觀點,人類要維持自身的存在即肯定自身,就必須對自然界進行批判和改造,使自然界從“自在之物”變為“為我之物”。馬克思指出:“辯證法不崇拜任何東西,按其本質來說,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這樣來看,人的實踐活動本身就是辯證法的集中體現。


新中國成立以來,在不斷深化對馬克思主義哲學辯證法理論認識的基礎上,我國哲學界緊密結合當代社會實踐和科學技術發展,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辯證法理論研究與運用方面不斷取得新進展。例如,堅持從唯物的、實踐的觀點出發認識和把握辯證法,將對辯證法的認識和研究立于堅實的唯物論和實踐觀基礎之上;注重吸收現代科學技術發展的新成果,將辯證法的主要內容進一步明確為,以矛盾變化發展規律即對立統一的辯證思維去把握、研究和解決問題;將辯證法的特征明確為,批判性、革命性、建設性的辯證統一;將辯證法的功能明確為,既注重以批判的和革命的特征能動地改造世界,又注重以建設的特征能動地發展世界;等等。這一系列研究的新發展,促進馬克思主義哲學辯證法理論成為以實踐為基礎的世界觀、認識論、方法論的有機統一。


從實踐層面看,我國哲學界關于辯證法研究的新發展,使馬克思主義哲學辯證法理論能夠充分吸收系統論等現代科技成果,形成系統辯證法等新形態,從而有效回應非決定論、反決定論等觀點的挑戰。這為我們黨準確把握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及其變化發展規律提供了重要理論武器,為我們黨從歷史辯證法的宏闊視野來謀劃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了重要學理支撐。


認識論的新成果


相較于舊唯物主義認識論,辯證唯物主義認識論是一種“能動的反映論”。它不是從客體的或直觀的形式來理解人與世界的認識關系,而是從主體及其實踐方面來理解人與世界的認識關系。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哲學界之所以能夠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認識論問題上不斷取得新成果,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將作為認識主體的人視為實踐的、社會的、歷史的、文化的存在,從感性的人的活動和主體方面來理解和把握人的實踐活動。


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化,馬克思主義哲學不斷發展,我國哲學界對辯證唯物主義認識論問題的研究取得一系列新成果。例如,在認識的基礎上,明確實踐是認識的基礎,這主要表現在實踐是認識的來源、動力和目的,是檢驗認識真理性的唯一標準;在認識的本質上,提出以實踐為基礎的認識活動是主體對客體的能動反映,人的認識是以人的認識結構為前提的,具有選擇性和建構性,是在實踐基礎上不斷深化的創造性反映活動;在認識的任務上,指出認識的任務在于實現主觀與客觀的統一,而這種統一在其本質上又是具體的、歷史的統一;在認識的運動過程方面,肯定人的認識活動是以實踐為基礎的,既表現為由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再由理性認識到實踐的具體認識過程,又表現為從實踐到認識、再從認識到實踐的循環往復和無限發展的總過程;等等。此外,隨著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興科技成果不斷涌現以及社會結構的改變,人們的認識活動也在發生一系列深刻復雜的變化。我國哲學界充分吸收當代科技成果,開拓出社會認識論、價值論、評價論等新研究領域,在社會認識與個體認識、認識與評價、真理與價值、理想與現實等關系的研究上不斷形成新成果。這一系列新成果揭示了人類認識的實踐性、社會性、歷史性及其運動規律,構成新中國成立以來辯證唯物主義不斷實現理論創新的一條有效路徑。


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不可或缺的內容,辯證唯物主義是發展的、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而不是必須背得滾瓜爛熟并不斷加以重復的教條。辯證唯物主義的重要任務在于闡明人類社會存在的歷史形態及其發展規律,以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為人類文明發展提供富有前導性的哲學理念和時代精神。從這一點來講,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發展歷程反映到哲學層面,正是辯證唯物主義不斷實現自身發展、推動實踐發展的過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社會正在發生日新月異的變化,迫切需要從哲學層面對新時代的新變化、新發展和新氣象作出研究和闡釋,這為辯證唯物主義在指導實踐中創新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和磅礴動力。


(作者為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哲學部主任)


分享到: